新2注册:徽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吃紧,大股东困扰或将破局

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财说

日前,安徽纪检监察网消息显示,徽商银行第一任董事长戴荷娣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戴荷娣已经退休近9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便退休过去埋下的雷也终有爆的一天。今年年初,徽商银行总行行长助理、徽银理财首任董事长夏敏被『bei』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具体原因不详,其在总行的办公室也均已被搜查。二者是否有关联,外界尚不清楚。

徽商银行已经实现H股上市,是在戴荷娣退休当年实现,资料显示,戴荷娣是2013年1月退休,而徽商银行则是当年11月上市。该行一直在致力于A股上市,但至今(jin)未能实现,甚至传出与股东不合而导致回A停滞。

资本紧张

徽商银行2020年净利润增速自港股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下滑,该行去年实现营收为322.90亿元,同比增长3.63%;归属于母公“gong”司股东净利润为95.70亿元,同比下降2.54%。不过今年上半年形势出现扭转。

截至2021年6月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75.69亿元,比上年同『tong』期增加11.70亿元,增幅7.13%;�Q利润60.92亿元“yuan”,比上年同期增加7.61亿元,增幅14.29%。

其利息净收入上半年实现增长,同比增加2.95亿元,增幅2.06%,不过这个增长主要规模增长带来,上半年该行规模增长带动利息净收入增加24.24亿元,利率的变「bian」动『dong』则是拉低了增长水平,上半年利率变动带动利息净收入减少21.29亿元。故而其利差下行也在可理解范「fan」围内,上半年该行净利差1.98%,净利息收益率2.19%,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29个基点和31个【ge】基点‘dian’。

与同行业类似,徽商银行生息资产收益率下行,客户贷款及垫款收益率更是处于下行,从去年同期的5.36%降至今年上半年的5.28%,在各类型贷款中,并不是所有贷款收益率都在下行,零售贷款的收{shou}益率就是在上行,从去年同期的5.98%升至今年上半年的6.07%,公司贷款及贴现等收益「yi」率同比均下《xia》降。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为何(he)当前各金融机构都高度关注消费金融的原因。

从中间业务看,即便今年基金发行依然火爆,但似乎与徽商银行并无多大关联,今年上半年其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同比下降,而同业中多数上市银行这一收入均增幅很大,分享到了资本市场的“热羹”。

《全球财说》分析发现,代理基金销售显弱势或与其零售业务仍显弱势对等。从该行的存款结构看,其公司存款占比占据绝对地位,截至上半年占比为59.84%,同时也显现出该行揽存的重心也放在公司存款上,其对公存款的定期存款年化平均成本率同比还出现微增。当然也不是说重点发力对公就是问题,毕竟揽一笔公司存款能超越若干笔零售存款,对于中小银行发展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

从其贷款结构看,公用事业是该行的第一大『da』贷款行业,当前地方 *** 债务风险偏高,徽商银行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其公用事业不良率并不高,为0.08%,但实际情况如何,外界当前尚无法评述。此外颇受关注的房地产行业以及与房地产行业相关联(lian)的建筑业,在徽商银行贷款行业中分列第四和第五,同时值得关注的是,该行房地产行业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上升,从0.07%升至 0.14%。商业及服务「wu」业以及餐饮“yin”及旅游不良率上升幅度大,这或{huo}与疫情影响当地旅游有关。

资本充足方面,该行资【zi】本偏紧张。截至上半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1.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03%,水‘shui’平偏低,核心一级资本亟待补充。补充资本倒难度不大,难则难在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上。

大股东困扰

如果徽商银行能够实现A股上市,其核心一级资本必然能够得到极大补充,不然的话总定增,股东也得总往里填钱。

实际上徽商银行回A的计划早已开展,早在2015年,徽 hui[商银行首次递交A股招股书,期间由于需要更换审计机构,2017年3月徽商银行向证监会申请中止审查A股发行。根据公司2021年半年报信息,该行在2019年6月30日召开的2018年股东周年大会上,审议并通过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议案,拟发行不超过15亿股的A股股份,2020年6月30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又延长了A股发行有效期。该行同时还提示称,A股发行未必能够完成,股东及潜在投资者买卖本行股份时务请审慎行事。

期间有媒体报道,包括中静系掌门人高央在内的董事未在徽商银行A股上市材料中签字,也是阻碍该行回A的原因之一。

,

新2注册www.22223388.com)是皇冠体育官方正网(新2信用网)线上开放新2会员开户、新2代理开户,新2额度自动充值等业务的直营平台。

,

中静系和杉杉系的纠纷已闹得不可开交,在双方争斗过程中,杉杉系透漏出称,徽商银行股权分红并不足以覆盖中静新华的杠杆成本。因此为要求足额分红,中静新华利用大股东地『di』位在徽商银行公司治理中处处设阻,并通过各种举报对徽商银行管理层不断施压,却一直未能解决中静新华在徽商银行股权低分红与融资高利息倒挂的难题。

事实上,自中静系成为徽商银行大股东,就与徽商银行管理层之间摩擦不断,对于这点,中静系也公开承认,在“zai”今年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中,高央坦言:“卖掉徽商银行股权的原因就两点。一点就是我们和银行董事会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还有一“yi”点就是2018年1月监管收紧增持相关政策,也就是说在2018年中静就开始萌生退意。”

针对外界关注的徽商银行A股【gu】上市问题,高央更是直接质疑徽《hui》商银行管理层的经营能力,“银行上不了市也不是中 zhong[静的问题,管理层自身一堆问题,一群不懂银行业务的人却做着银行的管理层,结果可想而知,这也导致在日常运营中很多事情没有办法推进下去。”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徽商银行被夹在中静系和杉杉系的“战斗中”,多个方面遭到‘dao’掣肘。

这也给地方银行一个思考,银行毕竟不同于其他行业公司,引入民营股东成为大股东,是否会给银行经营带来困境。

不过徽商银行或可摆脱中静系了,中静集团日前已与深圳正威集团签订转让协议,向后者出售其所持徽商银行约19.77亿股股份(包含内资股及H股),转让总价高达160亿元。相较于2019年中静集团与杉杉达成的框架性转让协议价格,新买家正威集团的出价要高出近40亿元。如果股权转让最终成功,正威集团将成为徽商银行新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约14.23%。

根据消息,接盘股份的正威集团大BOSS正是有“世界铜王”之称的王文银。但现在的王文银可不仅仅是“铜王”,旗下还有保理、融资租赁「lin」等业务,还拿有大量的「de」土地使用权,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业务都是需要资金支撑的业务,比如保理、融资租赁业务,低资金成本也是立足行业的重要一环。此前王文银曾有不上市的豪言壮语,但近年来已经改变策略,逐步布局资本市场,同时开始涉足银行,其另外还持有兰州银行股权。

其策略转变究竟是为了大布局还是为了解决资金难题,目前还看不清楚。

对于徽商银行而言,正威入局成为大股东是否能带《dai》来新气象,只能且行且看。

● 现已入驻平台 ●

今日头条 | 新浪财经 | 一点资讯 | 中金在线

百度百家 | 腾讯证券 | 腾《teng》讯理财通 | 界面

东方财富号 | 搜狐号 | 企鹅号 | 雪球 | 和讯

QQ订阅号 | QQ股票 | 钛媒体 | 凤凰号 | 同花顺

微证券 | 腾讯自选股APP | 企鹅号 | 大鱼 | 新知

知乎 | 澎湃 | 蚂蚁财富 | 天天基金 | 趣头条

个人图书馆 | 网易新闻「wen」 | 招商银行(600036,股吧)APP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hao』:全球财说。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