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t手机钱包(www.caibao.it):原创 女童转院前和小病友见了一面,未料成永别,得知新闻后她泣不成声

USDT第三方支付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女童转院前和小病友见了一面,未料成永别,得知新闻后她泣不成声

口述/张庆红

图文/三 巧

南下的寒潮让这个冬天格外冷,窗外下起了雨,淅淅沥沥地拍打在玻璃上,凉风从窗子的裂缝里灌进来,发出呜呜的怪啼声,像是有人在哭泣。房间里,我下意识地握紧了女儿陈一诺的手,虽然开着空调,但一诺的手依然冰凉。我问一诺,病好了有没有想去的地方,一诺抬起头对我说:“妈妈你还记的小晨哥哥吗,我知道他去世了,不知道他埋在那里,等我好了,我想去看看他。”说完这句话一诺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小晨是一诺的一个病友,两人在一起看病半年多,惺惺相惜让他们就像亲兄妹一样。看到一诺情绪激动的样子,我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一边轻轻抚拍着孩子的背,一边腾出一只手帮一诺擦掉脸颊上的泪珠,现在女儿生病已经一年多了。图为张庆红在给女儿擦去眼泪。

我叫张庆红,来自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我和丈夫陈成明育有一子一女,后代双全。平时丈夫和公公两个人在外打零工挣钱维持家用,我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和婆婆。虽然婆婆身体欠好,平时看病吃药开销不小,但全家日子也还过得幸福美满,却没有想到一场变故打破了家庭的平静。图为出租房里,张庆红在叠衣服。

2019年10月中旬,一诺突然泛起高烧不退、身上疼痛不止的症状,在老家山东省临沂市的医院检查后,一诺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病情十分紧要,立即就放置住院举行化疗。一诺在住院时代,认识了一个异常要好的小病友小晨。小晨岁数比一诺大,因此一诺叫他哥哥。一诺比小晨早来到医院一个月,后面快要半年的时间两个孩子一直在一起。由于是同样的病,又是邻床,两个孩子有许多的共同语言,没多久就熟络起来,成为了最要好的同伙。图为病床上的陈一诺。

,

usdt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他们天天一起用饭,一起玩耍、讲故事,有说不完的话。有时刻两个孩子也会打骂,甚至负气将病床之间的帘子拉上,但没一会就又和好了。每一次上化疗的时刻,一诺和小晨都市有难受得吃不下饭的时刻,他们就最先相互抚慰对方。他们约定着一起治好病,以后一起上学,一起长大,这样在凡人看来简朴不外的梦想,他们能喋喋不休地聊上一整天。图为张庆红在照顾女儿。

相聚终有离别,2020年6月9日,一诺在临沂住了7个多月的院,接受了六个疗程的化疗后,孩子竣事治疗可以出院了,医生说后续只需要回家吃药维持就可以。在脱离医院回老家的那一天,一诺却哭着对我说:“妈妈,我不想出院,不是不想回家,我想陪着哥哥,等他上完化疗,我们一起出院。”两个孩子离别时哭得很伤心。回到家后,一诺天天都要和小晨视频谈天,两个人相互激励,一起憧憬未来。图为一家三口回出租房。

我本以为一诺就这样可以逐步好起来,没想到在家维持到第四个月的时刻,我带孩子回医院复查,骨穿效果让我瞬间溃逃了,一诺的白血病复发了。医生神情严肃地告诉我,孩子的病情比较严重,光靠化疗无法控制,只有做骨髓移植才有活下去的希望。由于老家的医院没有举行骨髓移植的医疗条件,我们只得思量转到更好的医院治疗。回到家之后,我和老公最先四处探问,最终我们选择了一家上海的医院。去上海之前,我带着一诺去小晨家玩了一天,两个孩子碰头可开心了。图为一家三口回出租房。

可没想到那次竟然是他们最后一次碰头。划分之后我和丈夫就带着一诺前往上海,刚到上海的医院在做检查的那一天,我突然接到小晨妈妈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小晨妈妈哭泣着说小晨走了,去了没有痛苦的地方。我在抚慰小晨妈妈后,心里五味杂陈,两个孩子毕竟是同样的病,我不禁最先担忧起一诺的未来。思量到一诺的病情,我和丈夫一直没敢把小晨去世的新闻告诉女儿,每次一诺想和小晨打电话或者视频的时刻,我就骗她说哥哥正在化疗。图为张庆红在照顾女儿。

但一诺已经是个9岁的孩子,再加上生病这么长时间,比同龄的孩子懂事许多。有一天一诺突然问我:“哥哥是不是去另一个天下了。”眼见瞒不住了,我们才告诉她小晨离世的真相,一诺听到后那时就大哭起来,之后的好几天都闷闷不乐,反面我们语言也不用饭。我看着孩子这个状态,我好心疼,却不知道怎么去抚慰她。虽然现在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可是每次我们不小心提起小晨,一诺还只会暗自流泪。图为流泪的一诺。

现在只有骨髓移植才气拯救一诺生命,骨髓移植风险很大,但只要另有一点点希望,不管效果若何,我和丈夫都不会放弃。骨髓移植前还需要做两个疗程的化疗,现在刚做完第一个疗程,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刻一诺的肺部泛起了严重的熏染。之后一诺在ICU住了好几天,刚刚长出来的头发,短短几天就又掉清洁了,看到她日渐消瘦的病容,我的心在滴血。图为张庆红为女儿病情发愁。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