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甘蔗倒着吃-上

Sunbet官网 1周前 (10-09) 民生 21 0
蔡淑臻萌拍爱马仕 演技UP 更有戏

入围金钟奖最佳女主角的蔡淑臻上周六出席金钟奖盛会,把红毯当作伸展台来走,再度展现名模气势,虽未获奖,霸气仍震慑全场。

 

我生而不幸,也生而有幸,至今年逾九十,三万两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回想起来,不幸事多,有幸的也多,而且在不幸和有幸的交替中,往往是先有了不幸然后有有幸,比如一根甘蔗倒着吃,先苦逐渐甜。每逢遭受不幸,面对溺死,或陷绝境时,山穷水尽疑无路,常有人拉我一把,给我提个醒,伸出援手,因而,柳暗花明又一村,几经不幸与有幸,我得以龙精虎猛到本日。我的终身,就是一连串的不幸与有幸的巧妙组合。


我就递次儿拣说我的不幸和有幸,让年幼朋友们知所警愓,人生路程中,有曲折,更有坦途,在世真好,长命更佳。


周兴哲卖帅 抢先穿冬装

义大利精品SalvatoreFerragamo的台中新光三越中港店重新装潢开幕,才刚结束金钟奖表演重责大任的周兴哲,8日一派轻松出席开幕活动并担任一日店长。

我的童年是在中日战争(1937-1945)中渡过,回想的一页一页,险些全被殒命、跑反,轰炸等音影充塞,目击那日本零式战斗机,在中国领土上空摔掷炸弹,西瓜般一颗颗突如其来。老弱病患者在跑反途中恐慌弃世,婴儿们在跑反途中被蒙嘴噤声或抛弃路边而亡。所谓「跑反」,就是跑躲日本鬼子。父母祖母兄姐和我,一家六口,居无定所,完整游民般走街串巷。谢谢父亲的对峙,哥哥和我,断断续续,还进了好几个村庄里的私塾,唸了好几本点红的线装书,不仅「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连「浩浩乎平沙无垠,敻不见人」,也背得倒背如流,让我兄弟俩终身受益不少。假如没有跑反,哪有时机进私塾读古文;之乎者也,摇头晃脑,不幸中有了幸!


抗战成功那年,1945,我17岁,迎来了国共内战,也遭受到我父亲的作古,家道中落,我自动当了兵。到了1949年12月3日,我在左营服役的永昌军舰上,被「仇人的仇人」诱捕,说我走漏军机,成了一位政治犯,关进了凤山「水师宾客招待所」,这是一处挂羊头卖狗肉,水师用来特地羁押政治犯的黑牢。那些年(1949- ),听说是「抓进来的多,放出去的不多」。记得被抓进招待所的第一晚,十多位暂囚山洞里的难友之一,居然是我在中心水师练习团受训时的陆锦明大队长,他在旮旯里对我私语:「叫去问话时,只管顺着点,没有的事万万别胡说,被打被羞耻,万万不要生机,终身气,一激愤,便上当了!」没几天,我调房了,两个「他他米」大的囚房塞满三人,姜光绪是某舰帆海官,另一位只记得是官校门生,有天调房时,他竟神祕兮兮,也是私语:「任何状况不要胡说话,尤其是碰到了不测状况!」一字一字,棒喝锥剌。当时我完整不解其意,只隐约体会,言外之意,弦外有音,和陆大队长的吩咐险些如出一辙,同义异词罢了。


我终究完整邃晓了他二人对我私语的重要性,非同小可,简直是求生暗码。听说被抓进来的「宾客」,随时都能够被处理掉,所谓「处理」,就是被处决了;昔时武士无户籍,有军籍,军籍极易除籍,失落、流亡,或阵亡,择一即可。眷属多半在陷大陆,进招待所满是祕密拘系,被处决了也就被除籍了。处理之道不是严刑致死,就是枪毙,以至麻袋套头投入太平洋。只要极少数被送往军法处判刑,或送「反共前锋营」感训。我的大不幸居然是被列为麻袋套头投入太平洋的一类中,而我的有幸则是早有高人指导我,「任何状况不要胡说话,尤其是碰到了不测状况!」这个「指导」我切记心头,成了我的大有幸,救了我一命。

申博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一根甘蔗倒着吃-上

相关推荐